第1920章 照顾他的乐趣

    拿着绵签的战思锦,一门心思的给凌司白涂起红点的地方,手臂,肩膀,后腰,涂完之后,她在旁边仔细的拧盖子。

    一边拧一边问,“你今晚先别洗澡,洗掉了就没效了。”

    凌司白眯了眯眸,“明天一早你再过来帮我涂。”

    战思锦怔了一下,然后乐意的点头,“行,我明天过来帮你涂,你也是的,不能吃海鲜,真应该早点提醒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凌司白不语。

    战思锦把他的药放回药箱里,才发现,给他涂完药之后,好像显得有些无事可做了。

    “吃早餐了吗?”

    战思锦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凌司白昨晚过敏,导致一夜未怎么睡,早上他们来的时候,他才刚起。

    战思锦想了想道,“那我下楼去给你买吧!”

    “算了!”

    凌司白扣起衬衫,这四周没什么店,不想让她跑太远。

    “不行,你现在过敏了,一定要吃东西,增加抵抗力,我正好来得时候看见小区外面有早餐店,我现在就去给你买。”

    战思锦说完,她坚定的要去给他买。

    凌司白只好由着她去了,战思锦沿路小跑着出来小区,给凌司白买了早餐和豆浆再回来,来来回回虽然有些费时间,但是她不觉得累。

    把早餐提到凌司白的桌上,她已经额头见汗了。

    “你家的小区太高档了,四周都没几家早餐店。”

    战思锦扇了扇小脸,一张小脸蛋跑得红扑扑的。

    凌司白看着早餐,道了一句,“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你是病人,照顾你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战思锦说完,露齿一笑,可爱极了。

    凌司白喝着豆浆,抬头朝她问道,“你的手臂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爸昨晚给我换药了,恢复得挺好的!”

    战思锦的伤,战西扬就上心的很,把药带回家给她换上了。

    这时,占思锦的手机响了,她拿起一看,忙道,“是木木打来的,我接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说完,她走向落地窗前接起,“喂,木木。”

    “天哪!凌老大过敏了,原来他不能吃海鲜啊!过敏严重吗?”

    那端木木也急坏了,她觉得这是她的错。

    “是有点严重,我劝他去医院,他不去。”

    战思锦小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啊!”

    “我给他涂了药,你放心吧!我会照顾他的。”

    战思锦听得出来,木木的声音里有很多自责成分。

    “都怪我!我就不该让你去问他的,早知道,我也不吃海鲜了。”

    木木都有些哭腔了。

    “你也别自责,下次不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战思锦安慰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!我真不知道他会过敏。”

    “真不怪你,你别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怪我啊!如果我去问他,他说不定就会拒绝的,可是,我偏让你去问,我知道凌老大喜欢你,你问的话,他肯定不会拒绝的。”

    战思锦不由愕了几秒,“什么?

    我问你问都不一样吗?”

    “你看不出来吗?

    凌老大对你很好的,你和别人在他心里的地位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木木在那端小声道。

    战思锦的俏脸猛地涨红了几分,偷偷看向桌前正在吃早餐的男人,她小声道,“木木,你一定弄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了,以后打死不去吃海鲜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,只要不和凌老大去吃就没事。”

    战思锦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好好照顾凌老大,我们下了班来看他。”

    “也行,工作上有什么事情,你们也打我电话。”

    战思锦说完,挂了电话,她不由纳闷着木木刚才那句话。

    为什么是因为她,凌老大才会去吃海鲜的?

    战思锦一边收电话,一边走到了凌司白所在的餐桌上。

    她坐下来,撑着下巴,看着慢条斯理的吃着汤粉的男人,“凌老大,我问你,你以前知道你吃海鲜过敏吗?”

    凌司白停顿了一下,抬头看来,“当然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即然知道,为什么在我问你愿不愿意去吃海鲜的时候,你说你没意见呢?

    你该反对我们啊!”

    战思锦觉得他太不爱惜自已的身体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想吃吗?”

    凌司白挑眉反问。

    战思锦立即瞠着眸,努力回想那天的问话,好像他反问她一句,想不想吃,而她回答是想吃。

    战思锦立即哭笑不得起来,“你就是因为我想吃,所以,你答应一起去吃啊!为什么啊!”

    凌司白意味深长的盯她一眼,他继续吃早餐,“别问了,很闲的话,去楼上书房找本书看。”

    战思锦就是一个爱情白痴,更没有女孩该有的细腻心思,如果她仔细想想,就该知道凌司白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真得,你的书可以借我看吗?”

    战思锦立即被转移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嗯!你想看可以,不许带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借了会还的。”

    战思锦对他的藏书很感兴趣了。

    凌司白对于她这副吃完还想打包的心思,有几份无语。

    “随便你看吧!”

    凌司白只好应了她。

    “谢谢凌老大。”

    战思锦嘻嘻一笑,果然不纠结刚才那个问题了。

    凌司白看着她上楼的身影,莫名的叹了一口气,继续吃早餐。

    战思锦在他的书房里挑着书看,最后,她挑得竟然是凌司白的笔记本,那摆放着一排整齐的笔记本,可也是最珍贵的宝物。

    战思锦翻开之后,便感受到了阅读的畅通了,这个男人记笔记的方式太棒了,重点抓得非常到位,而且配合着图文一起,简直比生涩难啃的医书,更令她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凌司白过了一会儿上来,才发现这个女孩读得是他的笔记本。

    “凌老大,我走得时候,可以借你的笔记本吗?

    不止这一本哦!你这一排我也想借。”

    战思锦一脸贪心的表情。

    凌司白微微眯着眸,“你还真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战思锦扑哧一声笑起来,“我们不是师徒嘛!你有义务教我呀!我才不跟你客气呢!”

    凌司白盯她一眼,哼了一句,“伶牙俐齿。”

    战思锦想到什么,忙道,“哦!下了班,他们过来看望你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不用来,我需要休息。”

    凌司白拒绝,他躺在沙发上,枕着枕头,仿佛正在准备睡觉了。

    “凌老大,你睡吧!我不打扰你。”

    战思锦朝他道。

    凌司白闭上眼睛,没一会儿睡过去了,他是真得困了。

    战思锦没一会儿抬头看见他睡着了,她也安心的看他的笔记了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从九点到了十二点,战思锦不由有些饿了。

    而对面的凌司白又没有醒来,她心想着,午餐怎么解决呢?

    战思锦想要看看他的症状好点没有,她起身,轻轻的来到了他的身边,看着他搭在旁边的一只手臂。

    她想要卷起他的袖口来看看,她轻轻的握住他的手臂,伸手卷他的袖子,一点一点…倏地,她的手猛地被男人扣住,而且还是非常用力的那一种,显然,他在睡梦之中,以为自已被攻击了,做出了反击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嘶…凌老大是我!”

    战思锦忙出声。

    凌司白睁开眼睛,浓睫之下,一双泛着淡淡血丝的眼睛,一瞬间从凌厉如豹,至变得柔和曜黑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吓着你了?

    我只是想看看你的状症消下去没有!”

    战思锦自责起来。

    凌司白的手依然紧紧的扣住她的手腕,战思锦不由微窘,“老大,你可以放开我的手了吗?”

    凌司白把她的手放开,战思锦也卷开他的手臂一看,药物的作用,症状消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这药有效,坚持涂。”

    战思锦说道,说完,她抬头,就撞进一双盯着她的眼睛,凌司白躺着沙发上,而她半蹲着,两张脸,从未如此靠近过。

    战思锦尴尬的眨了眨眼,笑道,“你饿吗?

    饿得话,我打包午餐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让人送吧!”

    凌司白声线慵懒道,“我常吃的一家餐厅,会送午餐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家厨房不做饭吗?”

    “偶尔会做。”

    战思锦一听,笑问,“那你会做饭吗?”

    “你想偿偿我的厨艺?”

    凌司白挑眉寻问。

    战思锦一窘,她没想让他动手啊!她嘿嘿一笑,“有机会,我当然想啊!能吃你做的饭菜,是一种福气呢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凌司白声线低沉几分。

    “因为能动用你下厨,那是多大荣幸啊!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我做得饭菜,你吃不下去?”

    凌司白问,必竟他常年拿着手术刀做尸检。

    战思锦一愕,非常给面子,毫不犹豫的回答,“你做的,我就能吃下去。”

    凌司白的眼神里,有了一丝笑意,薄唇上扬,令他整张面容都散发一种说不出来的魅力。”

    你笑了!”

    战思锦立即惊奇的说道。

    凌司白的笑意一止,不笑了。

    战思锦见他又扑克脸了,她则笑起来,“哎!别这样嘛!凌老大,你笑起来更帅呢!”

    凌司白眯着眸,窗外的阳光洒下来,令他清冷而疏朗的眉宇,变得柔和起来。

    凌司白拿过旁边的手机,向一家餐厅点餐,他要了两份。

    打完电话,他坐起身,战思锦回到笔记本的面前,继续翻看着。

    凌司白抬头,看着翻着他的笔记本的女孩,阳光笼罩着一丝光晕在她的身上,她的面容干净美好的,令人悸动,甚至令男人产生一种贪婪的想法,想要拥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