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00章 回段宅坦白

    段舒娴的俏脸立即羞红的,比远处的霞光还要红了,呼吸间,全是他清冽迷人的男性气息。

    还有他身上的布料真得非常的舒服,哪怕她的脸蛋撞上,都没有疼。

    “脚有没有崴到?”

    席景琛关心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段舒娴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天越来越黑了,我们去吃晚餐吧!”

    席景琛说完,牵着她回去。

    段舒娴跟在他的身后,感受着他霸道温柔的一面,她心头甜滋滋的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只有经历过失去,才会更懂珍惜吧!她想,她再也不会傻傻的放开他的手了,只要他还会牵她,她就一直被他牵着走完这一生。

    晚餐非常的丰富,这里的食材用料都是最好的,精致而可口的晚餐,令段舒娴吃得很饱,而时间也不知不觉就渡过了。

    席景琛的车子亲自把她送回小区的门口,他让保镖一直护送着她上楼。

    段舒娴一回到家里,段德铭和李玉夫妻都在大厅里,段舒娴接受到父母打量的眼神,她的俏脸有一丝微烫。

    “晚餐怎么样?

    好吃吗?”

    李玉笑问,替女儿化解窘迫。

    “嗯!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给你买了水果,端进房间里去吃吧!”

    李玉又说道。

    段德铭在她要进房间的时候,他说道,“明晚的家宴,我和你母亲商量着,把你们的事情告诉你爷爷和大伯他们。”

    段舒娴的身子立即僵了几秒,对于这件事情,她还是有些压力的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!我和你父亲来说。”

    李玉安慰一句。

    “谢谢爸妈。”

    段舒娴回头,感激一笑。

    段德铭看着女儿开心,他叹了一口气,想着之前的固执想法是不是真得错了?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段舒娴去上班了,她的脸上扬溢着一种恋爱的气息,连工作也干劲十足。

    段舒娴在下午的时候,她才有些担心晚上要去段宅吃饭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该面对的,她还是得面对,这件事情是逃避不了的。

    她告诉父亲,她下了班自已过去段宅那边。

    因为段舒娴的下班时间已经五点半了,段舒娴也是不想错过段家的晚餐的。

    段德铭两夫妻先过来了,李玉又抱着一束新鲜的花送给宋梅兰。

    宋梅兰家里的花瓶插花,都一直是李玉免费提供的,而宋梅兰久而久之,她便习惯每天接受她送来的花束了。

    今晚,宋梅兰继续赞着李玉挑选得花非常的漂亮,她清空的花瓶里,终于又可以插上新鲜的花了。

    “大嫂,最近敏敏怎么样?”

    李玉打听一句道。

    “她挺忙的,最近啊!总是出差,去国外参加各国交流会,总之啊!她就是闲不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宋梅兰提到女儿,总有一种莫名的优越感。

    而她也知道,李玉不得不羡慕她的,因为她的女儿不如女儿,这是一件不争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是啊!敏敏就是棒啊!”

    李玉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最近舒娴在博物馆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她的工作也挺忙的,前两天接待了一个外国使团,也忙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

    舒娴这么能干啊!就可以接待外国使团了?

    她应该不是主要讲解员吧!”

    宋梅兰立即探问着,她内心是知道段舒娴没有这相能耐的。

    李玉笑了一下,“她刚进去,对各方面的业务还不够熟练,自然不是主要讲解员了,她只是过去招呼的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在宋梅兰的意料之中的,他笑起来,说了一句鼓励的话,“没事,总有机会的,舒娴还年轻嘛!“”我倒是希望她能安安稳稳的找一个人嫁了。”

    李玉笑道。

    对于这一点,段舒敏的年纪又更大了一些,宋梅兰不由想到女儿的婚姻,上次总统府之后,就没有下文了。

    但是她相信女儿还有机会的。

    “对,舒娴不像舒敏那么忙,找一个好人家嫁了也不错!我家敏敏的工作太重要了,以至于她现在连谈感情的时间都没有!哎!”

    宋梅兰的字里行间里,总是要提一句段舒敏的优秀。

    就算她现在不结婚,她也是因为工作太优秀的原因。

    李玉笑了笑,便不说话,一直以来,她都是不争不抢的人。

    但这次,她知道女儿会给她争脸的,所以,她也不想提。

    “敏敏一会儿会回来吃饭吧!”

    “会的,她也好久没有回来了,这不,刚结束一场会议嘛!昨天晚上的新闻,她还上去了呢!”

    李玉笑了一下,帮忙替她插花。

    段舒娴的车子驶进了段宅的门口,刚要拐弯的时候,另一辆白色的豪车更快挤她一下,是段舒敏的车,她是认得段舒娴的车子的。

    故意刚才在进来的时候,抢了她的道。

    段舒娴刚才差点就撞她的车尾了,还好她反应快,看着那有些嚣张抢道的车子,她呼了一口气,现在段舒敏已经在很多地方,都故意争对她了。

    段舒娴的车子刚停下来,就看见段舒敏也从她的驾驶座下来,她提着公文包,在经过她的面前的时候,没什么诚意的说了一句,“刚才不好意思了!我没看到是你的车。”

    段舒娴知道是她故意的,她也大度道,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段舒敏扭头看着她,看着同样穿着套裙的段舒娴,一身深蓝色的套装,令段舒娴看起来成熟了不少,甚至穿制服的样子,那美丽的气质,也不输于她。

    这令段舒敏一直对自已的身材有优越感,可看着更加年轻的段舒娴,那份介于女孩与女人之间的气息,她已经没有年轻女孩的那份甜美了。

    段舒娴被她打量着,她不由率先走向了大厅的方向,段舒敏不由脚步迈开,仿佛又是一场竞争。

    她还是比段舒娴快一步迈进了大厅,先一步朝沙发上的爷爷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段老爷子看着大孙女,眼神里流露出心疼,“这次出差是不是很累,快放下包休息吧!”

    “还好,不算很累,也就去了十几个国家出差。”

    段舒敏说完,坐到了爷爷的身边,“爷爷,要不要我和你讲讲我出差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好啊!爷爷正想知道呢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段舒娴也走进来,朝段老爷子唤了一句,“爷爷。”

    “舒娴,你也来了!来,坐下来,听你敏姐说说趣事儿。”

    段老爷子朝她招呼着。

    他却不知道自已的两个孙女,早已经不似以前的那么亲密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我妈要不要帮忙。”

    段舒娴笑了一下,便走向了偏厅的方向。

    段舒敏的眼神目送她一眼,她嘴角勾了一下,在这个段家的第一宠儿位置上,段舒娴是怎么也抢不过她的。

    段舒娴走到偏厅,正好遇上宋梅兰,她喊了一句,“伯母。”

    “哟!舒娴来了。”

    宋梅兰笑应一句,她听见女儿的声音,她就赶紧出来见她的女儿了。

    段舒娴走到母亲的身边,李玉正在修剪着花枝,还有两个花瓶要插。

    段舒娴坐下来,帮她整理着花枝,李玉有些心疼的看她一眼,“是不是爷爷又和敏敏在聊天了?”

    “嗯,大概爷爷喜欢听她出差的故事。”

    段舒娴点点头。

    李玉安慰她一句,“没事,你也不用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妈,你每天给伯母送这么多的花,她真该谢谢你!”

    段舒娴也替母亲感到委屈,因为她看得出来,即便母亲送花了这么多年,伯母没有平等对待母亲。

    “店里每天晚上都会余下好多的花,也没什么的!”

    李玉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段舒娴叹了一口气,没有说什么,她知道母亲不愿意去计较什么。

    “一会儿我和你爸说你的事情的时候,你要沉着气,就算敏敏争对你,你也要沉下性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已经做好心里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段舒娴点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