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40章 轰动全校的人物

    席景琛出来,他的保镖便利锐的注意到他手腕上的伤,其中一个立即靠近过来,“少爷,你受伤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小伤。”

    席景琛淡应一句,他走向医务室的方向。

    保镖立即警惕起来,难道有人故意伤害少爷?

    席景琛来到医务室里,连那几个三四十岁的女护士,都对他细心温柔,席景琛包扎了伤口,他想了想,还是朝图书馆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段舒娴已经归类好了书,她坐在管理员的位置上,抱着一杯刚泡好的花茶在发着呆,她的脑海里想着刚才那件事情,怎么想都内疚,这可是一个大人情,以后有机会,一定要报答他。

    正发着呆,门外走进来了什么人,她抬头看过去,晨光之中,迈进来的男人不正是刚才救她的那一位吗?

    段舒娴惊喜的看着他再来,她有些激动的站起身,虽然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,可就想着对他好一点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来了,你去医务室了吗?”

    段舒娴赶紧看向他的手腕,那里已经包扎好了,她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来找书。”

    清朗好听的嗓音,充满了磁性,迷人。

    也仿佛在度过一个寒冬后,乍然遇上春日的温暖,拥有融化一切的力量。

    段舒娴抿唇一笑,“好,有什以需要我帮忙的,尽管说。”

    席景琛的目光也在她那阳光明媚的笑容里,微微定住了几秒,他轻笑颔首,迈步走向了书架的方向。

    段舒娴的一颗心有些无法平静了,她透过书架看向他走向的方向,原来是历史类的书架,难道他是教历史的?

    这么年轻,教历史?

    天哪!在她的眼里,教历史的都是五十岁以上的老教授呢!就在这时,从段舒娴旁边路过两个女同学,她们一边走一边惊喜的回头,也在交耳讨论着。

    “哇!太帅了,天哪!他是谁啊!”

    有一个女同学激动的说。

    另一个也有些不淡定,“好高好帅,怎么办!我要迷死了。”

    段舒娴微微愕然的看着疯狂的女同学,她其实一点也不惊讶于她们的夸张,这个男人的确有一种令人神魂颠倒的魅力。

    段舒娴俏脸微微泛红,这会儿仔细的回味着,才想到刚才她整个人把他压在身下了。

    她抱着脸颊独自羞窘着,这时旁边的黄阿姨走过来,“小段,来,这里还有几本去归类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!”

    段舒娴现在就想一个理由过去书架那边,这会儿她抱着几本书就去了。

    连黄阿姨都有些惊讶于她的工作积极性,也是因为她勤奋,让她们都开始喜欢上她了。

    段舒娴看了一眼手里的书,正好有一本是历史类的,这下也可以光明正大的过去了。

    段舒娴看着那实木书架旁边的男人,他正倚靠着书架,翻动着手里的书,侧颜如山峰般的棱角分明,卷长浓密的睫微合,在眼敛下面,划下一道淡影,令他那双眼睛,好似自带着眼线了一般,非常深邃。

    段舒娴平时也看了不少的书,这会儿脑袋里词穷的叹服一句,真好看。

    看见有人过来,席景琛收了书,抬眸看来,段舒娴有些慌乱的抱着书走到他的面前,“我来归还书的。”

    仿佛不解释一句,会让这个男人误以为,她是来偷看他的。

    历史类的书籍摆放得满满当当的,段舒娴发现顶层书架上还有一个可以放书的空位。

    她立即掂起脚尖,打算把书送进去,她虽然够得着,但是突出来的书架板挡着她不太好用力。

    就在她推得有些费力,只闻身侧一句男声传来,“我来帮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男人的大掌伸来,段舒娴还没有抽手,就看见大掌伸来,她赶紧抽了手,而男人的身高力气,轻易就把书给推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段舒娴对他是更加的感激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。”

    男人淡笑一句,转身又沿着另一排书架找书了。

    段舒娴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绅士有修养的男人,但是,在他转身的时候,她又非常强烈的感受着一种来自他身上的距离感。

    即便他看着温润有礼,可是,他身上散发着一种令人不敢靠近的气场。

    段舒娴长这么大,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气质复杂的男人,他身上有一种高贵,不是来自金钱方面的,而是他自骨子里透露出来的贵族气息。

    段舒娴反应过来的时候,才发现自已竟然对他盯了有一会儿了,她赶紧背过了身,两边的俏脸微微泛起了红潮。

    天哪!她花什么痴啊!段舒娴回到位置上等着,一会儿给他办理借书卡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之后,席景琛拿着三本书到了她的面前,“我想借看这三本书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!我给你办理借书卡!麻烦你报一下名字。”

    段舒娴显示出她的专业水准。

    席景琛见她旁边有纸和笔,他拿过来,在纸上写下他的外用名字。

    席盛临!段舒娴看着那刚劲有力的字迹,她心跳怦然跳了一下,这个男人的字迹也好看之极。

    她立即替他办理登记了一张借书卡递给他,“以后记得在规定的期限内来还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席景琛朝她颔首一笑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说完,拿着卡和书离开了。

    段舒娴目送着他离开之后,她盯着他写得那三个字好一会儿,在内心里默念,席盛临,连名字都这么好听。

    中午时分,段舒娴和几位阿姨吃食堂,她混在年轻的学生里,她看着也像是一个学生一般,她身上还散发着学生的青春朝气,加上她长得格外的秀气漂亮,看着比实际年纪还要小上两岁。

    段舒娴的旁边,坐下两个女学生,她们此刻正在激烈的议论着一件事情,“听说了我们历史系新来的那位教授了吗?

    天哪!太帅了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了,我还远远的看了一眼呢!那身材,那长相,不去做明星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要做明星,就没有其它男演员什么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好想知道他是不是单身,如果单身我就有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他单身也轮不到我们啊!我想我们学校那几个妖精早就盯上了吧!”

    “那我希望他有女朋友,超级漂亮的那种,哼,才不便宜那些妖艳贱货。”

    段舒娴不由闷着一股笑意,突然好怀念回归学生时代啊!其实她现在也有考研的打算,刚参加工作,她决定明天再打算。

    段舒娴开始听见整个学校都是关于那位年轻帅气的教授的事情了,简直在学生里沸腾了起来,看来,他会成为全校最瞩目的焦点人物了。

    四点左右,段舒娴的手机响了,她拿起一看是父亲的,她接起,“喂!爸。”

    “舒娴,今晚一起回大宅吃饭。”

    那端段父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段舒娴应了一句,“好!”

    “下班到停车场里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段舒娴答应,挂完了电话,她微微叹了一口气,大宅。

    那是爷爷和大伯现住的地方,提到爷爷和大伯的名字,拎出来往哪里一说,都是令人肃然起敬的,即便大伯家的一双儿女,也都是年轻人出类拔萃的顶尖人物。

    堂兄在商界威名赫赫,堂姐在外交部风声水起,两兄妹都是政商界的名人。

    可谁又知道,段家还有一个儿子,在兄长的威名之下,他不像是一个淡淡的影子,不足为提,那就是她的父亲,一个平平常常的大学老师。

    而她的母亲,打量着一家花店,几十年如一日的,供养出她这一个女儿。

    按理说,谁不希望自已的孩子出人头地,给自已涨脸呢?

    可是,段舒闲的父母却希望她只做一个平凡的女孩,今后她的人生几乎可以预见,到了适婚年纪嫁一个不错的男人,相夫教子过一辈子。

    因为大伯一家的光芒足于令段家威名远扬,光耀门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