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93章 婚前准备

    站在门口的他,扬着声音便喊一句,“爸,妈,我回来了。”不

    过,最快下楼给他开门的,却是夜妍夕,她负着手,微扬着头,活脱脱像一个检查学生的女军官,打量着庭院里一脸自信的年轻大男孩。同

    时,又伸手从头顶上,朝着他比了比,果然高出大半个头了,一米八三以上的个子了。“

    姐,别看了,你现在不是我的对手。”夜庭筠非常自信的说。夜

    妍夕伸手一拳,击在他的胸膛处,“不错嘛!敢挑衅你姐了。”夜

    公子立即笑起来,两姐弟还抱了一下,身后宫沫沫看着儿子回来了,目光温柔的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“站在外面干什么,都进来吧!”宫沫沫说完,迎着这对儿女进来。“

    妈。”夜庭筠立即抱了过来,宫沫沫笑着接受儿子的腻歪。这

    一刻,什么都值得了。

    “这头发谁理的?像话吗?”宫沫沫看着儿子,不由的埋怨一句。

    “妈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帅气。”夜妍夕赞道。

    这时,夜首长的身影自二楼迈下来,一身笔挺的军装站在他的身上,威严而透着成熟的魅力,身材不输任何年轻人。“

    爸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了。”“

    好了,我去做早餐,你们休息一下。”宫沫沫朝厨房的方向过去。

    “妍夕,去让夜冥也过来吧!”夜凉宬说道。“

    姐,我陪你一起去,我也想看看姐夫。”夜庭筠显得非常有兴趣,必竟封夜冥可是军界之中,少有的传奇人物呢!

    看着一对儿女出去了,封夜冥紧接着就走向了厨房的方向。夜

    妍夕和弟弟一路畅聊着近况,便来到了封夜冥的房门外。夜

    妍夕敲响了门,门后面,立即一个赤着上身,刚洗过脸的男人开门,封夜冥的眼神便灼热的看过来,“想我吗?这么早?”夜

    妍夕立即俏脸一红,赶紧轻咳了一句,“咳!”

    然后,把旁边故意贴着墙的弟弟抓了过来,“我弟回来了。”夜

    庭筠立即挥了挥手,“姐夫你好。”

    封夜冥也赶紧抓过旁边挂着的毛衣套了进去,给小舅子一个正经的形像,“你好。”“

    姐,你们聊,我去四处逛逛,早餐的时候见。”说完,温庭筠还是非常失趣的跑开了。

    夜妍夕不由扑哧一声笑起来,封夜冥却一点儿也不窘,伸手把她拉了进去。夜

    妍夕有些紧张的看着他,“一会儿去我家吃早餐。”“

    好。”封夜冥深邃的目光紧紧的锁住她。“

    你昨晚没休息好?”

    “我在想日子。”“

    嗯?”“

    结婚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选好了吗?”夜妍夕笑问。封

    夜冥点点头,“下个月初六宜嫁娶。”

    夜妍夕默数了一下日子,“还有二十六天?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太急促了?”封夜冥在这方面还真得不擅长,“那我改改。”

    夜妍夕立即搂着他的脖子,笑起来,“不急,就这一天吧!我等不及做你的新娘了。”封

    夜冥笑着抵着她的额头,目光里全是宠溺和柔情。

    夜妍夕推了推他,“该回去吃早餐了。”

    然而,男人,俯下身,一记深吻之后才放过她。

    早餐的桌上,一家人齐齐整整的,在这个家里,多了一个人,是一件很开心,很幸福的事情。

    也提到了婚事的时间,夜首长和宫沫沫都没有意见,由着他们两个年轻人商量。

    时间虽然还是有些赶的,但是,要办也是可以着手办了。办婚事的话,自然不适合在基地操办,过两天之后,夜家全家都会回市里,为这场婚事而做提前准备。两

    天之后,一架私人飞机自机场起飞,    飞向了a市一座军事机场。四

    个小时之后到达。封

    夜冥驾车回封宅,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爷爷,封老爷子等了这么久,也终于等来了孙子的婚礼。他

    也算是熬出来了,早就等着这一天了。夜

    妍夕两姐弟回到了夜宅,提前让人打扫过的房间,还有很多小时候的气息。

    夜庭筠的房间里,还放着很多小时候的飞机模型,这些都是父亲手把手教他如何制作的,现在,对他来说,异常的珍贵。夜

    妍夕站在窗前,院子里那颗大榕树依然苍翠葱郁,一切都仿佛没有变化,只是他们长大了。封

    宅,晚餐之后    ,封老爷子把封夜冥叫到了跟前,他的面前桌上放着一个有些年代的盒子。“

    夜冥,过来,我有些东西要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封夜冥坐到爷爷的身边,封老爷子从里面拿出了一个金色丝绒盒子,打开,里面静静的趟着两枚钻戒,钻戒在灯光下,散发着北极光芒的色彩,互相交融,散发出来的光泽带着蓝色,非常的罕见。“

    爷爷,这是?”封夜冥惊讶的问道。“

    这是我们家族流传下来的两颗钻石,前两年,我让人定制成了情侣钻戒,就是为了让你有一天,把它戴进我孙媳妇的手上。”封

    夜冥虽然对这方面不在行,但是,这两枚钻戒远比市面上的罕见稀有,无法用价值来衡量。

    他拿起来看了看,“好,我拿它做婚戒。”“

    夜小姐身份高贵,我们封家也不能小气了,这次的婚礼,一定要办得风光体面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,我知道,我一定要给妍夕一个永生难忘的婚礼。”

    “嗯!明天你去一趟人爸妈的墓前,和他们告知一声,让他们在地下也有知,你要成家了。”封

    夜冥的眼眶微微一湿,爷爷的语气里,对于当年的事情,他还心怀着内疚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不会怪你的。”封夜冥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封老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好,你也懂事了。”清

    晨。夜

    妍夕开车从家里出来,直奔封宅的方向,虽然只有一夜未见,她便已经想他了。封

    夜冥打开门,看着她站在门外,眼神里也难掩喜色。夜妍夕笑道,“一起出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封夜冥想到什么,拉她进来,“进来,我爷爷不在家,我带你看样东西,你看看喜不喜欢。”夜

    妍夕一听他爷爷不在家,也就没有那么拘束了,必竟她对长辈,也是有一种敬畏的心里。

    封夜冥带着她进入房间,他从桌上的盒子里打开,拿出了昨晚的那枚钻戒,目光有些小心翼翼的看着她,“喜欢吗?”

    夜妍夕眨了眨眼,立即激动的捂着红唇,抬头看他,“这是给我的?”“

    这是我们的婚戒。”

    夜妍夕眼眶微湿,掂起脚尖,在他的侧脸上亲了一下,“你送的,我都喜欢。”封

    夜冥伸手一搂,紧紧的吻在她的发丝里,“妍夕,我最怕会委屈了你。”夜

    妍夕抱住他,埋在他的怀里,弯起笑意,“嫁给你,    就是我最幸福的事情,哪来的委屈?除非你不要我了。”封

    夜冥瞬间搂紧她,“要,我要你。”夜

    妍夕听着俏脸一红。封

    夜冥温柔问道,“陪我去一个地方。”“

    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去一趟我爸妈的墓地,送束花给他们,我好久没有去了。”“

    好!走吧!”夜妍夕点点头,她当然愿意陪他去。

    两个人出发,去了一处市边沿的公墓,那已经有些年代的墓碑,在风霜之中,已见了沧桑。封

    夜冥和夜妍夕把手里的鲜花放在墓前,封夜冥目光难掩一丝悲伤气息。夜

    妍夕轻轻的依偎着他,如果他的父母在天有灵,她希望他们看见,她会陪在他们的儿子身边,照顾他一生一世。封

    夜冥是一个喜欢隐藏情绪的人,他展现给人的一面,往往是他最坚强,无坚不摧的形像,但是,再强大的人,内心里最柔软的地方,还是有着不可抹去的悲痛。夜

    妍夕安静的陪着他,封夜冥伸手牵起了她的手,朝墓上两张照片,低沉温柔道,“爸,妈,她叫妍夕,是你们的媳妇。”夜

    妍夕朝着他们,微笑唤了一句,“爸,妈,你们放心,我会照顾他的。”

    四周回荡着的风声,仿佛在回应着他们。